小说正文

云门归锦云羡书郇熙小说

看呗为大家带来《》云羡书郇熙小说,提供《云门归锦》免费阅读,接下来请各位一起来欣赏小说的精彩内容。云羡书翻了翻眼皮,瞪了点儿一下,心里尽管悻悻,却不再争辩,反正这个家从上自下,一贯都是宠着她哄着她,他们说什么由得他们嘴甜嘴蜜,自己听一耳朵也就完了,又何从当真计较?

《云门归锦》精选:

“噗……”点儿忍俊不禁,笑出声来,“七姑娘野是野了点儿,但也不失乖巧可爱呐,这两厢并不矛盾。”

“是了是了。”云芩书跟着在外笑道:“咱云家文武兼备,既可于庙堂之上安邦定国,亦可领兵作战行军打仗,加之爹爹胸襟开阔并不拘传统禁制,子女皆可依着自己的喜好读书习武,七妹妹偏爱弓马行射又有什么惊奇的,谁说英姿飒爽就不能有乖巧可爱的一面啦,七妹妹何必羞涩?”

云羡书翻了翻眼皮,瞪了点儿一下,心里尽管悻悻,却不再争辩,反正这个家从上自下,一贯都是宠着她哄着她,他们说什么由得他们嘴甜嘴蜜,自己听一耳朵也就完了,又何从当真计较?

至于为何上下人等,皆是这般态度……诶,云羡书心知肚明,不提也罢。

姐儿俩出了云羡书所在的甘棠院,一路往风吟堂而去,途中经过一片幽静的竹林,却忽而听得有吵闹喧哗声入耳。

云羡书一听,忙撇下云芩书,径直就往吵闹处跑,转过一个弯道,是块开阔地,翠竹环拱间,有座小小的凉亭,亭外两名宽博大袖,一个着青衣一个着紫衣的青年男子正各自挽了袖子,彼此吵嚷不休,吵着吵着,居然还各自拔出了剑,摆好了架势,似要好生比划一番。

云羡书刚开始听得他们吵闹,似乎是在争执家世门庭之类,一个狂妄骄纵不可一世,一个冷淡讥诮不屑一顾,本来她还着急想劝的,待见到他们各自拔出佩剑,云羡书不免呵呵一笑。

她从那两人中间目不旁视地穿过去,走到凉亭的台阶,再转身面朝两个青年男子坐下来,俩青年男子先还剑拔弩张,猛不丁见到突然蹿出来这么一个一身鹅黄淡裳的小姑娘,各自皆是愣了神儿。

其中身着青衣,眉目冷淡的家伙瞅着云羡书,“喂,你跑来凑什么热闹?”

另一紫衣男子显然没防着两人认识,有些愕愣道:“你……这丫头哪儿来的?”

青衣男子没理对方,倒是云羡书两手托腮两只清澈的杏眸滴溜溜地乱转,一副兴奋的模样,“噫,别管我,你们是要打架么,那赶紧开打啊,快点儿快点嘛!”

青衣男子脸色顿沉,轻咳了一声,“打架有什么好看的,你就那么喜欢瞧人打架?”

“唉,当然好看了!”云羡书嘻嘻笑道:“你们打得越激烈越好,若是打到衣衫不整鼻青脸肿狼狈不堪,那你们就可以承包春宴上的全体笑料了,待会儿,不仅跟你们同来的世家子们会乐不可支,帮你们声名远扬,甚至包括我那两个待字闺中的姐姐们,怕也会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,都有了茶余饭后打趣的兴谈呢。”

“你……姐姐?”紫衣男子听完,手不自觉地一松,剑尖便慢慢垂下,“你是云家姑娘?”

“云家老七,最调皮的一个,素来看热闹不嫌事儿大。”青衣男子没好气道:“我倒是无所谓,本就是看在长辈们的面儿上,过来凑个兴儿,可有人跟弟弟,兄弟俩却是被老爹带着特意从徐州赶过来赴宴的,其意还不明摆着吗?若是在筵宴间成了笑话,那脸可丢大了去了!”

“徐州?”云羡书一怔,看向紫衣男子,“郇公子?”

“啊……”紫衣男子原本长得还算不错,非俊俏那种,稍显硬朗的脸部线条使得他英气十足,却也令他似乎自带着几分戾气,不过此时他倒是没什么戾气,而是一种不自在的,脸面挂不住的局促,短短的局促过后,紫衣男子上前两步,抱剑堪堪施礼:“在下郇府长子郇熙,初到贵府不识姑娘,刚才……刚才实是唐突,姑娘见谅!”

云羡书缓缓起身回礼,“羡书不敢当!”

转而又道:“咱们就别扯这些繁文缛节了,你们还打不打了啊,趁着宴席还没开始,你们不如抓紧分个胜负高低?”

“羡书!”一声轻叱响起,云芩书出现在众人面前,她责怪地看向云羡书,“你不劝和倒也罢了,怎还一个劲儿地撺掇别人打架,两位公子都是云府贵客,打起来好看吗?”

青衣男子笑笑,收起了先前的轻慢讥诮之色,向云芩书恭恭敬敬揖礼道:“逸之见过二姐姐,我和郇府郇熙公子不过是彼此不服,争了几句嘴,又忍不住想要比试比试而已,若论打架,还真的不至于,但二姐姐教训的是,今日往来府中的,皆是世家子弟,代表的也是各世家的脸面,我们私下比试,不论谁输谁赢,都会在世家子弟们中间造成不好的影响,何况春宴本该是一派和乐融融,若叫我们坏了气氛岂非罪过?是逸之处事不周,还望二姐姐多加担待!”

“桑逸之啊,平日里大家都说你是个清淡的人儿,怎今天却和郇公子争执起来?”云芩书眉眼含笑,几句尽管是调侃之语,可由她说出来,竟有种说不出的春风和睦体贴温熨之感。

“逸之一时冲动,思之甚是懊悔,二姐就莫要再取笑逸之了!”桑逸之揖身不起,态度看起来确实十分诚恳。

那边的郇熙早收了剑入鞘,这时也上前见礼,“不才郇熙见过汖陵王世子妃,论起来不才和世子妃也算得是亲眷,可惜虽久慕世子妃端庄娴雅之名,竟一直无缘得见,更未料今日终有机会一睹世子妃芳容了,却竟是这般尴尬的场合,不才冒失之处,还请世子妃一笑了之罢!”

“郇公子!”云芩书大大方方还礼,“郇公子英年才俊,少时便随郇大人在军中历练,自然性子豪迈不拘小节,不过今日春宴除了考察各家门阀子弟们的诗词文章外,也另设有武技比试环节,郇公子若想找人比试的话,不如在筵宴上,当着大伙的面儿,按照云家定下的规矩,堂堂正正赢个众人喝彩,岂不是更美?”


教师保险 https://www.xiaobaoonline.com/anxinbao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