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正文

绝世弃少贪火-绝世弃少by贪火章节阅读

绝世弃少第4章 我是你爹

就当人们猜测杜洛的财力,女人们嫉妒肖婉约收到天价定情信物时,一个雍容华贵的美妇人走来,她肖寒的老婆胡梅。

难怪姐妹俩都这么漂亮,胡梅也是极品美人,虽然年过四十,可岁月并没留下什么痕迹,看起来还像是三十出头。

她一脸笑意看向杜洛,夸赞道,“你父亲也算有心了。”

说完塞给肖婉约一个锦盒,还打了个眼色,意思是赶紧回礼。

肖婉约确实没什么心眼,还以为又是给自己的,打开看了眼才明白意思,赶紧塞给杜洛。

是一个纯金打火机,两侧各镶嵌一颗很大的蓝宝石,其他地方都是精美花纹,高端大气上档次。

杜洛却在翻白眼,什么叫我父亲有心了,这可没花他一分钱。

懒得解释,拿起打火机,也挺喜欢的,拿这玩意点烟,绝对是件很装逼的事情。

却轮到肖寒翻白眼,这是结婚二十周年时,胡梅送给他的,自己怕磨损都没舍得用。

这下可好,便宜杜洛了!

定情信物已经互送,有了个良好开端,就连马天一的傻叉行为也成了人们的谈资。

很快大家入席,那个老者德高望重,亲自住持两人的订婚仪式。

人虽然不是很多,却很热闹,酒宴开始后杜洛和肖婉约开始挨桌敬酒。

但凡婚丧嫁娶,主家敬酒一般都是饮料代替,要不然一桌桌喝下去,绝对喝瘫了。

可马天一丢了脸面,总有人想巴结他,想故意闹杜洛一下。

轮到马天一这桌时,一个大长脸男子起身,“杜少,祝你订婚愉快。不过喝雪碧就没诚意了,是男人就该喝白的。”

杜洛吧唧下嘴,“有道理,这样吧,你喝多少我陪多少怎么样?”

肖婉约拉了杜洛胳膊一下,可不想杜洛喝多了丢人。

可那大长脸却故意高喊一声,“大家听到了没,杜少说了,我喝多少他喝多少。”

“那你还不喝死他!”

“悠着点,人家可是大喜的日子,一会儿还得洞房呢。”

“杜少,你不认识他吧,这家伙可能喝。”

嘈杂喊叫声响起,大长脸赶紧嚷嚷,“你们起什么哄,这是杜少自己要求的,男人一个吐沫一个钉,缩回去可就终身萎了。”

这话够狠啊!

杜洛又吧唧下嘴,“那就喝喝看。”

看热闹的不嫌事大,立刻有人搬来一整箱的五粮液,这还是肖家珍藏得年份酒。

两个大杯子摆上,咚咚咚开始倒酒。

酒满上,大长脸拿起杯子一饮而尽,还杯口冲下展示一下滴酒不剩,立刻引来叫好声。

杜洛刚要拿杯,马天一阻止出声。

“这么喝多没意思,要不要赌点彩头。”

杜洛一脸笑意,“好啊。就赌谁先倒下,我输了你不用陪镯子钱了,你输了就学一百声狗叫怎么样?”

马天一立刻一脸恼怒,杜洛依旧是笑着说道,“你可占便宜啊,这都不敢赌?”

大长脸立刻底气十足,“马少,跟他赌了。”

马天一还是相信他的酒量,恶狠狠点头,“赌了!”

杜洛立刻拿起杯子一饮而尽,也是滴酒不剩,又霸气大喊。

“这么喝太慢,换大碗。”

他如此底气十足,大长脸立刻有点慌了。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一旦输了,别说巴结马天一,估计的被他弄死,已经骑虎难下。

两个大海碗拿来,整瓶白酒倒进去都不满,倒酒的人都不敢在倒了。

杜洛立刻拿起来,大口的喝着,大长脸也不甘示弱。

不远处胡梅埋怨出声,“你也不管管,要是丢了人,可是丢咱们肖家脸面。”

肖寒却露出笑意,“年轻人吗,就该热血,我到想看看马天一学狗叫的样子。”

其实他根本不喜欢马天一,知道他是花花公子,平时对自己也不够尊敬。这么重要场合还闹事,就是不给肖家面子。可大女儿喜欢,已经委身,也是没办法。

胡梅白了他一眼,“别忘了当初咱们怎么对赵媛欣的,小心引狼入室。”

肖寒自信的笑了,“小狼崽子怎么能斗得过我这老猎人,杜长生已经答应了一个合作项目,我也想早点抱孙子,你以后尽量别难为他。”

胡梅冷哼,“看他表现吧,我让人去叫人准备给他们洗胃,别到时醉死了。”

就在两人交谈时,杜洛已经再喝第二碗,依旧是一口气喝完,滴酒不剩。

大长脸就逊色多了,从嘴边洒落了不少,还喝的很慢。

当他喝完碗中酒,看到杜洛还在喝,大着舌头嘲讽,“你也太慢了。”

旁边人一边倒酒一边弱弱出声,“他是第三碗了!”

大长脸整个人都不好了,他最高纪录就是三斤白酒,而且是边喝边聊,三四个小时,从来没这么快过,脑子已经开始发懵,眼睛发晕看不清人脸。

如今悔之晚矣,绝对不能输,酒满上后立刻端起来开喝。

“痛快!”

第三碗喝完的杜洛阻止了别人倒酒,示意先等大长脸喝完再说。

还打趣道,“他这喝法,喝半斤撒半斤,得补上。”

又看向马天一,“你要不要喝点先润润嗓子?”

话音刚落,大长脸手里的海碗掉落,身子一歪被人搀扶住,下一刻嘴开始往外喷,直接喷了身边人一脸,可把那人恶心坏了。

好几个人赶紧上前抬走去洗胃,马天一的脸色要多差有多差,向着肖婉蓉打眼色。

肖婉蓉立刻会意,笑着说道,“真是的,喝不了还喝那么多,这玩笑开大了。”

杜洛却淡淡出声,“谁跟你开玩笑了?”

肖婉蓉一脸赔笑,“以后都是一家人,别那么小气吗。”

“一家人那可不一定哦。这样吧,一百声狗叫可以免了,叫我一声爸爸也行。”

马天一一拍桌子,“你别太过分。”

“啪!”

杜洛把桌子拍的更响,“是特么你过分还是我过分,自从进这个屋,你丫的就叽叽歪歪瞎哔哔,还把我送婉约的定情信物砸了。当自己谁啊,奥特曼还是变形金刚,你爹见了我也不敢这么嚣张。”

“别给自己脸上贴金行吗,你什么身份见我爹,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“呵呵!”

杜洛笑了,从兜里掏出手机,拨打了个号码。

胡梅快速到了近前打圆场,“都喝多了,婉约赶紧把他弄走。”

肖婉约想拽杜洛,杜洛却一甩胳膊,电话也已经接通,嘴里喊出声。

“你儿子在丫的跟我嘚瑟,信不信我让你绝后。”

说完手机递给马天一,马天一冷笑接过放在耳边。

“你谁啊?”

“我是你爹。”

“我还是你爹呢。”

说完意识到不对,声音有点耳熟,下一刻手机里咆哮声响起。

“你这个逆子,不想活了吧?”

吓得马天一把手机扔了出去,又手疾眼快接住,慌乱看了眼电话号码,还真是老爹的。

见鬼了!

他没敢在听,赶紧挂断,下一刻自己手机铃声响起,一看还是老爹打来的。

可不敢在众人面前接听,赶紧跑了出去。


西安换锁公司 http://CS86692220.51sole.com

相关阅读